除夜

南宋 · 文天祥

乾坤空落落,岁月去堂堂。

末路惊风雨,穷边饱雪霜。

命随年欲尽,身与世俱忘。

无复屠苏梦,挑灯夜未央。

《除夜》创作背景

此诗作于文天祥人生最后一个除夕之夜。当时作者已经被关押整整三年,敌人对他软硬兼施,然而,高官厚禄不能使他软服,牢狱苦难不能使他屈服。他衰鬓霜染,意志弥坚。牢房冰冷潮湿,饮食艰涩难咽,妻儿宫中服役,朝廷苟且投降惨痛的现实,令文天祥感受到人生末路穷途的困厄艰难。他用一支沉甸甸的笔,蘸着热血和心泪,写就了这首悲而不屈的诗。

《除夜》翻译

乾坤空落落,岁月去堂堂。
天地之间一片空旷,时光公然地离我而去。
末路惊风雨,穷边饱雪霜。
在人生的末路上因为风雨而受惊,在偏僻的边疆饱经了冰雪寒霜。
命随年欲尽,身与世俱忘。
如今生命跟这一年一样快要结束了,我和我一生的经历也会被遗忘。
无复屠苏梦,挑灯夜未央。
以后再也梦不到过新年喝屠苏酒,只能在漫漫长夜里拨动灯火。

《除夜》注释

1
乾坤:指天地,即空间。
2
空落落:空洞无物。
3
岁月:时间。
4
堂堂:跨步行走的样子。
5
末路:指己被俘囚,不望生还,走上了生命的最后一段路。
6
惊风雨:指有感于当年战斗生活的疾风暴雨。
7
穷边:极远的边地。此就南宋的辖区而言,称燕京为穷边。指囚居生活的艰难困苦。
8
俱忘:遗忘。
9
屠苏梦:旧历新年,有合家喝“屠苏酒”的习惯。
10
夜未央:夜已深而未尽。

《除夜》赏析

这一首诗,诗句冲淡、平和,没有“天地有正气”的豪迈,没有“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慷慨,只表现出大英雄欲与家人共聚一堂欢饮屠苏酒过元旦的愿望,甚至字里行间中透露出一丝寂寞、悲怆的情绪。恰恰是在丹心如铁男儿这一柔情的刹那,反衬出勃勃钢铁意志之下人的肉身的真实性,这种因亲情牵扯萌发的“脆弱”,更让我们深刻体味了伟大的人性和铮铮男儿的不朽人格。

前两联“乾坤空落落,岁月去堂堂。末路惊风雨,穷边饱雪霜。”面对死亡,人人都不得不面对一种巨大的空虚,然而诗人没有悔意,没有一丝的动摇,有的只是对末路风雨的品味和对生活欢乐的留恋,英雄不是不爱生活,但对生活的执爱并不妨害他对自我生命意义的追求,不妨害他对生死抉择的自由。“末路惊风雨”,是为故国风云突变,一朝覆亡而震惊;下句“穷边饱雪霜”才是写自己,国家、个人都已经走到路的尽头。

后两联“命随年欲尽,身与世俱忘。无复屠苏梦,挑灯夜未央。”这一个除夜的情味是难于穷究的。中国文学里写死亡体验,大率都很草率,意义都很确定,引人深思的东西较少。当然只是就写死亡体验而言,这里绝没有存在主义那种荒谬感。作者自知旧岁一去,自己的死期也就不远,所以表示必死之决心,“无复屠苏梦”,自己决不再考虑合家团聚饮屠苏酒的一天。“挑灯夜未央”,既表示守岁,又有“长夜漫漫何时旦”的意思,个人的死算不了什么,但愿长夜早日结束,国家、民族的黎明赶快到来。全诗磊落悲壮,十分感人。

《除夜》一诗,没有雕琢之语,没有琐碎之句,更无高昂的口号式咏叹。可是,我们仍旧感到心灵的一种强烈震撼。无论时光怎样改变,无论民族构成如何增容扩大,无论道德是非观念几经嬗变,文天祥,作为我们民族精神的象征,作为忠孝节义人格的伟大图腾,万年不朽,颠扑不灭,仍会是在日后无数个世代激励一辈又一辈人的道德典范。

《除夜》作者: 文天祥

文天祥
文天祥(1236-1283)初名云孙,字天祥,以字行,改字履善,又字宋瑞,号文山,吉水(今江西吉安)人。宝祐四年(1256)进士第一,授签书宁海军节度判官。理宗朝,历除江西提刑。咸淳六年(1270),除军器临,寻兼崇政殿说书,又兼学士院权直,忤贾似道,罢归家居。九年,除湖南提刑,差知赣州。德祐元年(1275),应诏勤王,尽出家资募兵至临安,出知平江府。是年底,签书枢密院事。二年,拜右丞相兼枢密使,…
32首诗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