虞美人·波声拍枕长淮晓

北宋 · 苏轼

波声拍枕长淮1晓,隙月2窥人小。无情汴水3自东流,只载一船离恨别西州4

竹溪花浦曾同5,酒味67。谁教风鉴8在尘埃?酝造一场烦恼送人来!

《虞美人·波声拍枕长淮晓》创作背景

这首词写于宋神宗元丰七年(1084年)冬。当时苏轼与秦观会面,而后在秦淮河上临别对饮。此词便是词人与秦观饮别后的有感之作。

《虞美人·波声拍枕长淮晓》翻译

波声拍枕长淮晓,隙月窥人小。无情汴水自东流,只载一船离恨别西州。
饮别后归卧船中,只听到淮水波声,如拍枕畔,不知不觉又天亮了。从船篷缝隙中所见之残月是那么小。汴水无情,随着故人东去,而我却满载一船离愁别恨,独向西州。
竹溪花浦曾同醉,酒味多于泪。谁教风鉴在尘埃?酝造一场烦恼送人来!
竹溪的花浦之间,你我曾经一同大醉,当日欢聚畅饮时的情谊胜过别后的伤悲。谁让我偏偏在芸芸众生中发现了你,并与你成为朋友,这才酿成了今日分别这样一场烦恼。

《虞美人·波声拍枕长淮晓》注释

1
长淮:指淮河。
2
隙月:(船篷)隙缝中透进的月光。
3
汴水:古河名。唐宋时将出自黄河至淮河的通济渠东段全流统称汴水或汴河。
4
西州:古建业城门名。晋宋间建业(今江苏南京)为扬州刺州治所,以治事在台城西,故称西州。
5
醉:大醉。
6
多:胜过。
7
泪:伤悲。
8
风鉴:风度识见,也指对人的观察、看相。

《虞美人·波声拍枕长淮晓》赏析

此词写作者与秦观相会后,于淮上饮别之词。词中反映了苏、秦两人的深挚情谊。

上片写饮别之后词人的离愁。“波声拍枕长淮晓,隙月窥人小。”写作者在饮后归船,卧于舱中,然而淮水波声拍枕,让人难以入眠,不知不觉之中便到了凌晨时分。透过船舱的缝隙而望,隐隐约约见隙月残缺,挂于天边。“晓”字突兀而出,将词人彻夜未眠的情境点得十分透彻。既已无心睡眠,作者索性翻身而起,看着满江的流水,离别之愁绪顿生,于是叹道:“无情汴水自东流,只载一船离恨向西州。此处指作者此行的目的地。作者叹道:无情的江水伴随着友人向东而去,我却独自载着一船别离愁恨而行。用夸张的手法将对于友人的不舍之情系于其中,其情之深沉仿佛能够将船填满。

下片回忆二人旧时相会的情境,抒发苏轼对秦观才能被埋没之事的遗憾。“竹溪花浦曾同醉,酒味多于泪”是说:想当年我们两人尽情游赏,醉眠于竹溪花浦之中,当时之欢情胜景令人十分愉悦。然而别后的伤感泪水却远比欢聚时的酒味更加浓郁。此二句以聚时欢乐与别后垂泪对比,反衬出词人此时离别之伤情。最后两句,由伤感离别转而惋惜秦观之蒙尘,写尽两人深情。“谁教风鉴在尘埃?酝造一场烦恼、送人来”写道,像秦观这样有高见卓识的人才,竟然无人赏识,只能蒙尘于野,这让我那被离别扰动的心情更添了烦闷,回还之路上只有这烦扰情绪相伴。作者希望能把秦观从尘埃中解脱出来,挥其所能。

词人写景传神,抒情深厚,尤以“无情汴水自东流,只载一船离恨、向西州”写尽别恨。

《虞美人·波声拍枕长淮晓》作者: 苏轼

苏轼
苏轼(1037─1101)宋代文学家、书画家。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世称苏东坡。眉州眉山(今属四川)人。出身于有文化教养的寒门地主家庭。祖父苏序是诗人,父苏洵长于策论,母程氏亲授以书。嘉祐二年(1057)参加礼部考试,中第二名。仁宗殿试时,与其弟苏辙同科进士及第。因母丧回蜀。嘉祐六年(1061)经欧阳修推荐,应中制科第三等,被任命为大理评事签书凤翔府判官。任期满后值父丧归里。熙宁二年(1069)还朝…
578首诗词2条名句